• 2011-11-29

    博客地址变更

    虽然多少有些不舍,但鉴于VIP期限到,图片空间不足以及博客大巴时常不稳定,还是考虑另择他址。

    新的博客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linmohz

    微博:http://weibo.com/linmo007

    尽量保持好好写:)
  •        在装修还没正式开始之前,一直在19楼家装和篱笆网上潜水,最初看到很多装修结束的网友都在晒毕业照,一直不理解。“家装”和“毕业”这两个字在当时我的脑海里怎么也牵扯不到一起,直到自己的小家完成,才渐渐理解为何大家都把装修完成的照片叫毕业照——这个过程实在太像你初入一个学习阶段,被迫学了不少知识,到最后即将结束的时候却又有些怀念,怀念其中的点点滴滴和甘苦。

          我想看多了家装论坛却还没正式开始前的朋友,多少都会有些望而却步和心有余悸,因为这里面有太多门道,而人往往习惯把一些不满发布于网络。所以我最初也不是没有过怀疑和担心,毕竟一个人在杭州,也没有家人照看,所以对于这两个多月的家装过程起初都有些不敢开始,怕一个人应付不过来。但有些事情就像前几天看到的一句话一样“很多事情就像是旅行一样,当你决定要出发的时候,最困难的那部分其实就已经完成了。”之后就是坚持了。

         由于自己对于各类可见的物品有自己的要求,预算也不够充足,所以选择了半包的方式。这意味着地砖、墙面砖、地板、淋浴房、座便器、洗手台盆、橱柜等等等等可见的东西都要自己购买,这就已经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品牌、价格、收货等等都是要付出足够脑力和体力的事情。何况这里面还特别讲究时间,要与装修过程协调好,不然会有很多麻烦,耽误工期是小事,万一有些尺寸不匹配、某个细节不配套,都会让你多跑不止一两次甚至会因为将就而波及日后的生活,可谓遗患无穷。期间还有装修过程的各类细节,诸如水电走向、插座安排、家具预留尺寸等等,这些细节都要事先沟通好,并在实施的过程中严格做好。其中的繁琐和劳累就不一一唠叨了,说几点自己的感想:

    1、人可靠与否,做事是否认真最重要。

    因为这点,在选择监理和与水电工、木工、油漆工等的相处过程中都特别注意彼此体谅。签完合同后,分阶段付费我基本都会提前一天支付。去现场看的时候也总会带些水给做工的师傅,如果哪天晚了,晚饭也一起吃。从我的接触来看,他们虽文化水平不高,但人大都很实在,你对他们尊重友好,他们便对你负责。有几个细节(如墙头插座开关预留比一般的要高怕床头柜挡住、双控多控开关要安排合理才不至于生活不便)等,当我提出的时候水电师傅都已经帮我想好了。当我隔一两天下班过去看的时候,也基本上不会横挑鼻子竖挑眼,偶尔发现问题也多半是请教的方式,毕竟术业有专攻,他们确实在有些方面要比我懂得多,这样下来,几个阶段的一些小问题都解决得比较顺利。这一点,有的时候比买的东西质量好与坏更重要,因为当东西的品质在一个水准的时候,安装、拼接等显得比东西本身是否好要重要得多。

    2、一切从实际出发。

    家装的设计一向被提到很重要的位置,所以很多人看图片,第一看的就是好看不好看。其实,家是用来住的,当你的风格基本上敲定以后,是否和你平时的生活习惯符合比设计得好看与不好看是更要注意的。我从画平面图到家具的尺寸、样式基本都是自己画的,而这个过程,根据自己的生活习惯来点假想的代入就很重要。比如哪里放餐桌、沙发怎么放、卫生间要哪些东西等,不同的生活习惯都会不同。过于花哨而不实用的地方也许看时好看,但未必和你的生活搭调。于我自己而言,至少到目前为止住了一个多星期,基本没有不习惯的地方。

    3、品牌有品牌的优势。

    这里的品牌倒不一定指非常昂贵的进口货。年轻人能有个自己的小家不容易,在家装过程中如果不注意控制和节约,经常会超支,有太多细小的地方都要花钱而之前往往被忽略。其实只要经常听到的一些品牌,看看论坛上大家提及多一些的,然后到正规的家装卖场或参加品牌活动,一般都不会有问题。无论从硬装需要的地砖、地板、橱柜还是之后的电器,品牌口碑比较好的一般服务都比较靠谱。特别体现在送货阶段,会提前确认、告知大概到的时间、告知退换货的方式等等,别小看这些环节,往往一出错就特别麻烦。我偶尔有些地方为了省钱,就遭了一些罪。所以,如果预算允许,还是挑有口碑的品牌吧。。。。

  • 2011-03-20

    烟雨寄相思

        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二木的婚礼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回南京。这次如果不是《浙商》杂志的朋友建议去趟台城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那里。

        坦白地说,自从去年12月份因工作之便回南京后,我已经有些心灰意冷。口口声声地说怎么留恋这个第二故乡,终于在离开三年多之后开始隔膜,开始完全像一个第三者那样冷静地去看待它的好与坏。这只能说明,它不再像一个亲友那样,任凭你怎样想做到客观都难以撇去个人情感。那一次,我隐隐觉得,我与南京唯一的牵连也就剩下还保持着联系的几个朋友了吧,而那些过往时日,终究也就这么慢慢淡去直至无形,和那些新的街道、新的建筑、新的生活一样,都慢慢与我无关了。我接受得很坦然,大概太信“落花流水”般的交叉与分离,因为这不只存在于人与人之间,在时间流里,你抓不住任何东西。

         当然,我还是能像一个熟客那样带着朋友玩,指东道西。天气不帮忙,夜晚到达桔子酒店时就飘起雨,接连了两天。这一次没有如往常那样沿着玄武湖畔的城墙根走,而是沿着湖心岛的一边去台城。路上清冷,连躲雨的地方都难找。我又忍不住与西湖比起来,当然高下立现,不在于风景,而在于人。台城还是在卖门票,售票窗口的大叔看到我们竟然主动问是不是学生,大概是看到了灵巧精怪的小倪,我们连忙说“是是是,研究生在读”,于是半票进去了。

        也许是雨天,台城人迹稀少。在南京时曾有很多次沿着城墙根玩,拍照、放风筝、读书、发呆,多半是阳光明媚的日子。所以读到古人写台城的诗句和一些散文里讲到南京必提悲伤、哀怨的句子,往往不解,这里分明是快活的日常。可是这次不同,淅沥的雨中,连近在咫尺的鸡鸣寺都有些迷蒙,所以回望玄武湖的岛屿和绿树时,脑海里真的会浮现出“无情最是台城柳,依旧烟笼十里堤”这样的句子来。东边隐隐绰绰的小九华山和紫金山,更是把这一段城墙映衬得如郊野般清冷。虽然和朋友在城墙上散漫地走和拍照时心情舒畅,但眼里的景色,分明有那么点凉意。说来有些惭愧,其实我在台城从来没有拍过照片,这是第一次。如果时间允许,我真想在这里待得更久一些。

        之后的行程很不符合南京一日游的标准,没有带他们去夫子庙、中山陵等符号性的地方,而是去了几所大学的老校区,以及学校周围的小街小巷。酸菜鱼自然是不能忘记的,随便街旁破败的小店,那滋味都让我回味很久,米饭一碗一碗接着添加。这样的小店,不似挂着“酒家”、“饭店”之类招牌的吃饭地方,方桌或圆台,搞得那么一本正经的样子,却有难得的亲和味道,只要菜的口味好,我最喜欢。饭后雨依然很大,本想去雕刻时光闲聊,哪想到那样一个文艺味重的地方竟然人满为患甚至于人声鼎沸,速速退了出来,忍不住发了条微博。。。南京的文艺青年群体真是够壮观,只好躲到以前去得最多的新杂志。晚饭老同学请客,免不了房子、车子、票子之类的话题,不过这些和老友闲聊并无攀比意味,倒也聊得畅快。

       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同学的婚礼成为很多老同学相遇的唯一机会,尤其是我们那些分散于很多省份的研究生同学,要聚齐是再也不太可能了。这次二木的婚礼同样如此。人与人之间的远和近,和距离似乎真的没什么关系,这些婚礼上见到的同学,虽然大多在邻省,却未见得会常联系,有些是至此才得知做着怎样的工作。反而和二木,虽然她已在韩国工作近两年,此刻又远嫁那里,却觉得更亲一些。人间关系真是一道有趣的命题,我和她既非同一个导师,也无本科四年作为交往的基础,却在一帮研究生同学里走得最近,要说联系也不是那么多,可是彼此的忧虑、脆弱却会和对方分享,这样的朋友估计一生也不会很多,所以哪怕我并不喜常常挂在网路上东聊西扯,心底也会留一块位置给她。因此,这一次没有坐下来静静叙旧是唯一的缺憾。当晚,我就坐大巴赶回杭州,第二天,她便出发去我的故乡苏州办手续然后从上海飞首尔。我妈不止一次地和我说,她在我小时候给我算过命,老先生说我的朋友会对我非常真心,但他们多半会在远方。难道真的被他一语成谶?

         回杭州时依然下着大雨,大巴离开南京城黑夜就降临了,雨点噼哩叭啦地敲打着玻璃窗。我有些累,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,醒来时回头望望两位同去的朋友,他们也在熟睡。我呆呆着望着窗外的一片漆黑,有点伤感。好像南京也并没有像12月份那样想的,与我渐行渐远。

  •      缶庐山庄位于杭州北部的超山,这里是江南著名的赏梅胜地。抵达时已经白雪皑皑,却因时日尚早没有见到梅花绽放,略感失望。

        中国人喜欢把很多旅游景点分成“三大”“十大”等,那么讲到赏梅,江南一带自然不可忽略,在家乡苏州,有邓尉香雪海、林屋梅海,苏州邻居无锡有梅园,我生活了七年的南京有著名的梅花山,现在所在的杭州则有灵峰探梅和超山两地,这几个地方哪怕放在国内,也都是赏梅的绝佳地。这些地方几年下来都去过,超山是最后去的,可以说各擅胜场。

        在我们所见的寻常植物中,被誉为“花中四君子”的梅、兰、竹、菊是入画最多的,这其中的缘由不言自明,新鲜事物的出现,使得我们的审美不断在突破,但是有些美,历经千百年一直未变。梅、兰、竹、菊既然被誉为“君子”,总有些共通的地方,因为常见,所以我并不认为它们有多高贵,它们共通的地方在于静和雅,这与“君子”给我的想象相似。在我的概念里,一个人,八面玲珑,性喜喧闹,则离君子远矣。“处江湖之远”,对自然和他人心怀虔敬,自有一方天地,才有成为君子的可能。而梅、兰、竹、菊的美,也只有在静的时候方能显现。所以现在各地总喜欢搞梅花节、菊花节等等,引得游客万众,那叫赶集,图个热闹,虽无可厚非,但那不叫赏梅和观菊,得不到美。。。。

        这次在缶庐山庄小住三日,除了半天有会议外,其他时间则大大地赏了一番超山雪景。本来以为红梅开放尚待时日,就像郁达夫写超山梅花时所说“超山的梅花,向来是开在立春前后的”,但还是忍不住寻找了一番,当看到偶有几株早梅立于茫茫白雪中时,兴奋异常。人少、天寒、雪大,这是赏梅的绝佳时机,于是不停地按快门,良辰美景,不可虚设啊。。。。。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更多图片见豆瓣相册:http://www.douban.com/photos/album/41532704/

     

  • 2011-01-22

    寒冬九溪行

        在杭州待得越久,越容易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上海朋友喜欢到杭州来玩。因为杭州的近郊有着太多都市里没有的宜人风景,路不远,却可以得享自然之美。

        估计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人满为患的地方,哪怕是西湖这样一个被誉为“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地方。所以紧紧围绕着西湖水面的湖滨、白堤、北山路、苏堤、南山路等每到周末和节假日便呈现摩肩接踵景象的地方,近年除了带第一次来杭州的朋友去之外,逛得越来越少了。反倒是茅家埠、龙井一带去得更多,那里的绿荫、芦苇和茶园让我一次次地流连忘返。而九溪,严格意义上还没有真正地去过,只在去年年初曾开车经过,印象中全是笔直的水杉。之后很多次想去一直没有成行,也许是因为它近在咫尺。这回惊情同学来杭,终于一睹九溪真容。

    人烟稀少最宜游玩。

    来看看阳光有多灿烂。

    层层叠叠的茶园,春天来会更好。

    九溪美景

    冻人九溪。。。

    九溪映画

    水面怪冰。

    冬日最受欢迎的莫过于阳光了,拍了很多逆光照。。。

    当晚回来才发现温度是零下5度,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,难怪铁手被冻成萝卜手,拍照全抖糊了,这是难得不糊的一张,很美丽冻人。。。。

    继续逆光。。。。

    大叔我在逆光里冻得一副无辜模样。。。

    笔直的水杉是九溪的标志。。。

    这天月亮上岗很早。。。